返回集团导航页

  • 校友之家

校友之家

首页校友之家

人与事,如天行健

作者:1999届高三8班 吴捷 点击次数:5850次 创建时间:2023-02-17

玄律穷,严气升,寒云暮,行人稀。即使在严冬,此地街边道旁,每天都可见一人如老式蒸汽机,呼呼喘喘,跑跑走走停停。那就是在下。全市最难看跑步姿势,想来无人与我争抢。除非极端天气,我每天都会外出跑步、健身,这还是中学时“老郭”帮我养成的习惯。

母校北京一零一中学,很有些古希腊遗风,认为健康的体魄是一切的基础,所以向来极重体育,要求学生每天跑步去离教学区数百米的操场做两套课间操,每周四节体育课,高强度训练,雷打不动。当年教我们体育的老师有两位:北京市特级教师梁学诚,高级教师郭明泰。二人其时年过半百,十二三岁的我们淘气,背后叫他们“老梁”、“老郭”。初识不久,老郭笑嘻嘻道:“咱们年级有两个体育老师,凉(梁)老师和热老师。”“原来您姓‘热’呀?”有同学打趣。他笑得更开心了:“锅(郭)不是热的嘛。”

老郭富态,又喜欢笑,像个佛爷。因为膝盖早年在踢球时受伤,走路有点凌波微步的模样。他头发花白,脑顶已有一片“地中海”,永远一身淡灰色薄运动衣,数九寒天也不见他添一件外套。我们上体育课也不许穿厚外套,跟他一起在北京冬季著名的西北风里黄沙万丈地吹着。冬季体育课多跑步,先做热身运动,拉伸肌肉,活动关节,然后在四百米的标准跑道上慢跑一两圈,接着就是大家最怕的“跑八百”──计时八百米跑。全班呼哧带喘、痛苦不堪地冲向终点时,老郭好整以暇,拿着秒表为我们报时:“三分零七……三分十五……三分三十九──这个慢了啊!”有一次,一位同学坚持跑完之后崩溃,坐倒在地无法起身,众人围着安慰。老郭见了,叹息不已。

老郭知道我们谈“跑八百”而色变,常在我们做热身活动时,即兴发表激励士气的短小演讲(pep talk),也不管我们是否听得进去:“你们啊,听听你们的关节,嘎巴嘎巴响,一听就是平常缺乏锻炼……”有时,狂风卷来沙尘,吹起他花白的头发,他的话断断续续消散在风里:“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什么叫做终身体育?……越是冷,越要……最磨练毅力……坚持,就是……”我们只盼着早早跑完,他的金玉良言差不多都一耳进、一耳出了。

冬季跑步,“跑八百”犹嫌不足,时常间以“跑三千”、“跑圆明园”,以磨砺学生的体能和意志。北京一零一中学于一九五〇年代初经周恩来总理特批迁入圆明园。九十年代,老师常带我们从学校后门直接进园,春秋季为生物课采集植物标本,冬天在园中长跑,我们称为“跑圆明园”。圆明园地广人稀,奔跑其间,移步换景,并不枯燥。但彼时无心欣赏,只是将凛冽如冰的空气机械地吸入、呼出,胸腔又凉又痛苦,全身都像在燃烧、爆裂。告诉自己“坚持!再坚持一下!”与同学彼此激励“加油!”体力将竭时,老郭胖胖的淡灰色身影就在前方不远了。

那时老郭比较注意我,大概因为我身材高挑,并且长跑、短跑、跳高、跳远、铅球、排球、实心球、单双槓,十八般武艺,样样稀松。老郭安慰我:“华罗庚说过,‘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回家以后多练习,是可以提高的。”于是我在家门口蹦来跳去练立定跳远,晚间在附近的球场练中长跑。老郭推荐我们在腿上绑砂袋,我就买了一对各重半公斤的砂袋繫在脚踝上跑。除下砂袋后,仿佛电影中童年的阿甘脱去桎梏,身轻如燕。十五岁的春天,在球场独自跑步,仰见列宿成行,忽然明白了一句古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宇宙星辰一直处于永恒运动之中。人法地,地法天,要克服懒散和畏难情绪,像群星一样在运动中燃烧生命,做生活的强者。父母一直为我留着这对砂袋,回国探亲时以怀旧的心情一试,叫苦连天:“当时竟然还繫着它们跑步。”

中学毕业时,老郭用很漂亮的钢笔字在我的毕业纪念册上赠言:“学习,心境胜过环境;求知,勤奋重于天分。”幸有母校和老郭的督促,我不但在中学六年间身强体健,为日后的学业和事业奠基,更养成终身锻炼的习惯,每天走走跑跑,心情特好。偶因懒惰不想出门时,会念及村上春树跑步前的自励:“连这么一丁点儿事也不肯做,是要遭天罚的呀。”生活舒适,唯恐髀肉复生,宜以日复一日的跑步磨练筋骨,振奋精神。若有机会来我市一游,见我以全市最难看的步态在人行道上跑步,勿忘停车暂驻,为我加油。

2022-12-02大公报

审核:高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