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集团导航页

  • 校友之家

校友之家

首页校友之家

纪念王寿生老师诞辰一百周年

作者:1961届高三2班 吴建时 点击次数:6060次 创建时间:2023-03-02

2013年春,施永长曾带信给我让我写一篇文章祝贺王寿生老师九十岁寿辰。文章写好后,刚刚把文章发给施永长,就传来王寿生老师去世的消息。我的文章沒有赶上为王老师九十大寿出的专辑。现在,只能把它改写成王寿生老师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文章。

1958年我考上了一〇一中高中。在那个火红的年代,我从一个从未参加过体育运动的都市少年,来到学校人潮湧动操場,很快就卷入了群众性体育运动的热潮之中。王老师是我到一〇一中第一个学期的体育老师。那时候我是全班男生中最矮的一个,身高只有1.53米。女生中也只有两个同学比我矮。当时上体育课男女生是分开的,所以,一站队我就是队中最矮的一个。其实当时年龄也是班上最小的一个。记得第一次测一百米,我只跑了15秒4,这个成绩在男同学中差不多也是最慢的。那年第一个记分的体育成绩是推铅球。我的铅球成绩按照规定的标准应该只达到了三分的水平。不过王老师为了鼓励我,当众宣布这个项目我的成绩可以给四分。他说铅球是和年龄及身材关系很大。对于个子小的同学不能和个子大的同学一样要求,评分标准可以适当调整。

后来在一千五百米的项目上,王老师按个子大小把同学们分成两组。我在小个子组遥遥领先,跑了第一,成绩五分二十四秒。王老师在课后的总结時特别表扬了我,说我虽然个子小,但是跑的动作很好,很有希望。还说当年施永长开始时身体也不是很强壮,是经过逐步锻炼成长起来的。后来他在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多次取得了第一名。王老师指着墙上校纪录榜说,他保持了当时从八百米到五千米所有的校纪录。还参加过1958年的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并取得了较好名次。从此施永长就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中长跑也成了我最喜爱的运动。

第二年(1959年)春天,当时我还没有参加学校的业余体校,王老师就让我代表学校参加了海淀区运动会少年组的比赛,在八百米取得了第六名,成绩是二分二十四秒六。下面的照片是海淀区1959年春季运动会运一〇一中少年组的合影。第三排吴立风(左三),罗喜成(左四);刘得中老师(左六);第二排王寿生老师(左一),常振祥(左四),王黎明(左五),张晓民(左六);第一排刘殿芳老师(左一),岳器(左三),吴建时(左四),岳微(左五)。

到了那年秋天我正式参加了学校的业余体校, 开始了较正规的训练。经过冬训到1960年春天,我的成绩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为了准备北京市几个重奌中学的对抭赛,三月底,王老师给我测了一次八百米,我取得二分十五秒二的好成绩。春假期间,因为我有两个项目的比赛,没有和同班同学去玉渊潭公园春游。那个星期日,到四中去参加比赛。四中也有一个带四百米跑道的运动场,这在当时在市里的中学中是很少见的。参加比赛的学校有四中、八中、师大附中、师大女附中和一〇一中,这些学校当时也是北京市几个体育最好的中学。那天还有清华大学的代表队来参加赛表演。来助兴的还有各个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在那里我见到了原来初中八中的体育老师和同学。他们没有想到我会来,更没想到我的身高巳经长高了十几厘米,不再是以前的小不点儿了。

在赛前做准备备活动时,王老师来告诉我,刚才在四中的黑板报上看到他们少年组也有一个运动员跑过二分十四秒。不过王老师鼓励我,认为我还有很大的潛力,不要紧张。比赛开始后第一圈我遥遥领先。但在最后一个弯道上我看到四中的同学在给他们的选手加油的时候,就是朝着我在喊加油。我意识到对手可能就在我身后,鼓起全力冲刺。到了终点我回头一看,对手紧跟着我也冲过了终点线。我的成绩是二分十二秒一,我们俩人都跑出了自己的最好成绩。在这次比赛中我取得少年组四百米、八百米两项第一。这也是那次比赛中我校运动员个人的最好表现,而且我800米的成绩比校青年组的还要好。

我第一次出现在市一级的运动会上,是在全国中学生通讯比赛北京市赛区旳测验赛上。赛前我並不知道为什么我被选拔到市里比赛。到了赛场,才知道因为我在海淀区少年组取得八百米第一名而被选中参加初中组八百米的比赛。因为我已经是高中生了,只好自动弃权了。当我告诉在裁判席上的王老师那天没有我的项目。他想了想,让我先做好准备活动,到时侯看看能不能把我插到高中组四百米中栏的比赛中,因为事前我刚在学校里以1分4秒9 的成绩打破了该项的校纪录。结果在前几组有几个运动员由于抢跑被取消了资格,临时决定为他们加一组比赛,正好此时王老师提出把我也插到这组中。这是我第二次跑中栏。第一次是在郭世英同学的推荐下参加的。他刚刚打破了1分5秒6的校纪录,结果沒想到我第一次跑栏就打破了他的纪录。王老师从中看到了我的潜力,并十分鼓励我参加了这次比赛。这场比赛很有戏剧性。因为从未练过栏,我在第一个栏就没有赶上步点。一下弯道就被内两道的运动员赶上了。可是下面的几个栏我的步点都很顺,特别是最后一个栏。之前我落后两个选手两三步。但因为我后劲很足,最后一个栏上栏时已经超过了第二名。下栏后保持速度继续追赶第一名,终于在撞线时超过了他。成绩1分2秒5 , 再次打破了校纪录。在整个北京赛区比赛中,我排名第二,仅仅落后于前几组的一名体校选手。

暑假里有同学骑自行车到我家,通知我参加1960年全国少年运动会的集训。我参加体育运动的事一直都没有和家里说过,就连那次参加市里的通讯比赛也没和家里提过。其它同学都在前一天晩上住到先农坛,以便第二天有充分的体力参加比赛。只有我是一早骑自行车到校,再从北大西门乘公交车,连转几次车才到先农坛参加了那次比赛。估计父亲不会同意,我当场表示自愿放弃了这次集训的机会。接着在学校参加暑期劳动时,王寿生老师为此专门到果园劳动现场找到我,动员我去参加集训。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最后他说服了我,也由我说服了我父母,去参加了集训。在这次集训中确实认识了不少人,很多后来都是清华,北大的高校选手,也认识了北京队的很多运动员。在训练中我的跑步动作受到教练和运动员们的好评。当时教练就问过我是否愿意留下来在北京队进行专业训练,我沒有接受。可惜这次集训只持续了两个星期,因为1960年下半年国家进入了经济困难时期,当年的全国少年运动会临时取消了,集训也戛然而止。秋后,北京队曾经来到学校招人,学校也讲我已经到了高三,马上就要毕业了,毕业以后再说,沒有同意。

在1960年的经济困难时期,学校的体育锻炼进入了停止阶段,但是我还不愿放弃大运动量的锻炼,王老师看到很着急。当时我们班的体育老师是王伯英老师,在课堂上,王伯英老师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吴建时,我们都看见你还不舍得停下来。让你停下来是为了保护你的身体。将来才可能有好的身体继续锻炼。听到老师语重心长的话语,我热泪盈眶。后来正是由于有一个好身体,才得以能在大学期间继续我的体育生涯。

高中毕业后,我经常利用越野跑的机会回一〇一中去看看。王老师一直十分关注我后来的运动生涯,每听到我在大学里取得一个新的成绩,他都很高兴,并经常用我作为例子鼓励低班的运动员。

一九六四年在北京市第八届高校运动会上我有幸和施永长一起登上北京高校的领奖台,领取团体总分的奖杯。施永长(右二),吴建时(右一)。

正是在王寿生老师像园丁一样辛勤的培育下,一代又一代的一〇一学子茁壮成长起来,一〇一中的体育事业也蓬勃发展起来。

半个世纪过去了,每当我回顾自己成长的过程,就想起王寿生老师那张充满皱纹的慈祥面孔,和他像父亲一样的谆谆教导与精心培养。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处处都渗透着王寿生老师辛勤的汗水……也更深深感到一〇一中就像一座巨大熔炉,把我们这些稚子打造成材、锻造成钢。

202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