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缩小学生间的差距

2019-01-17 13:29 来源:图书馆 作者:吴红枚 点击:707 次

法国著名思想家卢梭曾说过:“教育是实现社会公平的伟大工具。”但如果教育本身就存在不公平,那如何能通过教育去实现社会的公平?事实上,自从人类有教育以来,教育不公平的现象就一直存在。长期以来,有良心、有社会责任感的教育工作者在持续不断地关注这一现象,并且试图通过自身的努力去改善这种状况,让更多的学生能同等地享受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在我国,最早这方面的代表人物当属大教育家孔子,他倡导“有教无类”,主张打破教育被上层统治阶级垄断的局面,让教育面向平民,主张兴办私学。在西方,大思想家柏拉图最早提出教育公平的思想。因此,当我读到美国资深教师唐娜•沃克•泰勒斯通的《提升教学能力的10项策略:运用脑科学和学习科学促进学生学习》的第七章“缩小学习者之间的差距”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章有关教育公平。果不其然,这是一个有良知的美国教育工作者在反观本国教育不公平的现象,也是在思考作为教师应该如何尽力去缩小学生之间的差距,为实现教育的相对公平贡献自己的力量。通过阅读,我进一步了解了美国教育不公平的某些现象及其背后的原因,思考了作者提出的六条建议。

美国教育的不公平我早有耳闻,最形象的莫过于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把它叫做“拼爹模式”的教育体系。郎咸平认为美国教育制度是全世界最不公平的教育制度,学生接受何种教育取决于其家庭财富,而非其自身的学习能力。本书却通过引用美国教育信托基金的调查报告的部分内容和数据,让我真切感受到了美国教育的不公平,这种现象在我们国家同样存在,几乎可以说是全世界范围内教育不公平的共同表象,表现在贫困学生无法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无法进入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软硬件设施都优越的学校就读。这显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社会问题,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能解决。作者就此针对教育管理者提出了一条建议:要为教师提供获取成功所需要的一切条件。不要仅通过命令执行,而要提供充足的资金或教师培训做保障。要实现教育的公平,教育管理者应该做的显然远远不止这些,但作者本章的重点是要阐述教师方面的努力,所以对此也就一带而过。

接下来,作者围绕主题提了六条建议,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些建议,过程中也会结合国情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一、为每位学生提供高质量和有挑战性的课程。

此处我对作者的某些观点颇有异议,比如作者认为教育者要让每位学生都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而不能因为学生来自贫困家庭,认知水平相对有限,就降低课程难度,以为能因此给学生提供更多的成功机会,事实上,降低课程难度对学生反倒不好,必须保证他们能接受同样高品质的教育,获得均等的学习机会。我不反对“有教无类”,认同每个学生都应该享有平等的教育权,接受高质量的教育,但我也信奉“因材施教”,认为学生接受的教育应该是建立在其原有的认知水平上,超过学生认知水平的过于“高大上”的东西,学生接受起来会很难,如果违背教育规律,非要强行灌输,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我能理解现在全国很多的中学设置实验班、超常班的做法,因为学生在进入中学之前接受的十多年的来自家庭和学校的不同教育,已经让他们在知识结构和能力方面有了明显的差异,有些刻苦勤奋的孩子已然脱颖而出。如果为了实现形式上的公平,非要将这些极其聪颖的孩子和其他普通孩子安排在同一个班接受同等教育,对于教师授课也是极大的挑战。如果坚持作者所说的“高质量教育”,可能有些孩子跟不上会掉队。如果降低教学标准,则显然对于那些优秀的孩子不公平。所以,所以这种表面上的公平,实际上造成了实质上的不公平。

在我国,教育部给学校教育涉及的每门课程都设立了课程标准(简称课标),课标设定了教育教学质量的底线。教师要确保自己的教育教学能达到课程标准,能够让学生在规定的期限内,掌握课标所要求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我想,课标以官方的形式确定了不同学段的学生要接受的必修教育,课标以外的所谓高质量教育,或者说“贵族教育”、“精英教育”则应该属于选修教育,供有条件的孩子去选择。

作者接下来提出要培养学生四大关键素养,即学术素养、文化素养、社会素养和情绪素养,类似我们国家近年来提出的核心素养,但我们的核心素养内容更加具体,细化到方方面面。

二、要了解学生的文化

美国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社会,学生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会阶层,文化兼容确实是教师面临的一项挑战,作者甚至强调了要避免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这是基于美国国情提出的,中国教师面临的这方面的压力会小很多,我们可能更需要关注的是不同学生个体在接受知识技能方面的差异以及思想差异。不过,作者随后提出的建议倒是值得参考。我们确实需要了解学生,建立一种新型师生关系,向学生传授进入社会、获得成功所需要的社交技能,同时还需要审视我们的评估手段和体系,以便缩小学生间的差距,比如对考试、评估中的区分度的掌握就相当关键。另外,在学生没有可用的认知结构时,我们要提供这种认知结构,必要时借助脚手架,比如说可视化模型等。

三、必须要找到帮助学生建立自我效能感的最佳途径。

对此我深有体会,也很有感触。长期以来,我国有些地区的中学英语课堂所学内容与考试(评价)内容严重脱钩,课堂教给学生的只是基础的语言知识和技能,但评价检测时却往往一味提高知识和能力考查的难度,甚至为了突出少数“尖子生”,让大部分学生跳起来“够苹果”,盲目加大区分度,导致大部分学生受挫,无法建立自我效能感,继而对英语学习失去兴趣,甚至产生抵触、厌恶情绪。在无法建立自我效能感的英语课堂上,学生学得不幸福,老师教得也不快乐,学生对老师的教学持怀疑态度,“你的课没用!帮不了我考试拿高分。”我想任何一位英语教师如果听到学生这样评价自己的课时,一定会感到非常悲伤和受挫,毫无成就感,“难道我们辛苦半天就是为了得到学生如此否定的评价吗?”曾有一位英语老师这样问我。为了让更多的学生热爱英语,信任老师的课堂教学,我想是时候英语老师转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反思自己的评价体系了,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后面继续探讨,这里不妨先看看作者针对如何帮助学生建立自我效能感所提出的建议。

作者认为我们要直接向学生传达获得成功所需的必要技能,从一开始就要给学生明确的期望,为学生提供学习目标,引导他们树立个人目标,向他们展示获得成功所需完成事情的学习导图。“如果我们测验没有教过或教得不好的内容,或者没有教授学生完成任务所需要的技能,我们便在课堂中限制了学生的自我效能感。”对上述建议我很认同。

四、必须积极消除偏见。

教师对某些学生存在偏见,我想这是人之常情,就像看到一个长相不够斯文老实的学生,我们下意识会认定他会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我们倾向于认为活泼好动的男生比老实听话的女生更聪明,学习上更有后劲;我们对孩子的印象甚至会受到来自家长的影响,对于那些矫情的家长,我们会倾向于判定他们的孩子更难管教,等等。但事实上,我们确实应该采纳作者的建议,克服自身的盲点和局限性,消除对学生的偏见,真正做到有教无类,大爱无疆。

五、教师必须与家长和社区领导者合作。

加强与家长的合作和沟通,通过家校合作来对孩子进行更好地教育,帮助缩小学生间的差距,这一点我们做的也很好。我们有常规的家长会,方便及时跟家长沟通孩子的在校学习情况。我们还开设了家长课堂,请知名的心理专家或教育专家来给家长们培训,培训他们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家长。当个别学生出现问题时,老师会及时和家长取得联系,及时沟通解决。

当然,作者所提到的要与社区领导者合作这一点,我想这是结合了美国国情,在我国我们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实践。

六、教师必须要转变思维方式。

作者指出,传统的思维方式认为,少数人会成功,少数人会失败,大多数人则处在无所谓成功也无所谓失败的中间位置,但是著名认知心理学家本杰明·布鲁姆的研究结果却表明,如果能够提供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更多的孩子可以获得成功,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从一开始就给贫困孩子提供优质的学前教育,必须抓紧时间从一开始就为学生提供在学校获得成功所需要的支持体系。另外,作者还提到,我们应该停止将贫困儿童视为需要被“修复”的对象,相反,我们应该对体系进行修复。

确实,正如作者所建议的,出现问题时,我们不要总是去找学生或家长方面的原因,而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做法,反思我们的教育体制,思考作为教师的我们应该如何努力才能逐步缩小学习者间的差距,为实现教育的相对公平而尽职尽责。或许,日本的“公平模式”的教育能给我们一些启迪。

众所周知,日本的成功和它的教育制度密不可分。日本的教育制度有两个政策,第一硬件标准化,第二师资标准化。硬件标准化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时兴了。全国每个学校的教室、图书馆、宿舍、运动场都是一样的,连午饭吃什么菜都是一样的,每个学校像是克隆出来的。而且,所有学校都是由国家财政补贴的。日本的师资标准化则体现在:日本的小学、初中老师薪水最高,其次是幼师,再次是高中老师,大学老师最低。小学、初中老师之所以享受最好的待遇,还被纳入公务员体系,是因为他们必须要轮岗,六年一次,在市区的老师每六年就得转区,甚至还要到农村去。不像我们国家,城乡差距显著,市区学校条件优越,农村学校条件差,所以农村老师拼命往城里挤,城里老师打死也不“下放”去农村。

另外,日本的高考制度也很公平。全国统考,同一张考卷,统一的分数线,学生只能凭自己的实力考进理想的大学,无法“拼爹”。

我想,如果全国上下的学校从一开始就能实现硬件和师资的标准化,那就意味着学生从起步阶段差距就不大,后期发展也不会差距过于悬殊。但即便如此,只要铺天盖地的补习班一息尚存,学生间的差距被人为拉大的可能性就存在。我想,有竞争的地方,这些问题恐怕难以解决。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