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读后感:思考和质疑

2017-10-09 14:10 来源:图书馆 作者:吴红枚 点击:2119 次

最近读了北师大林崇德教授主编的《21世纪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一书,对教育部为落实十八大提出的立德树人根本任务而开展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有了一定的认识,其间也有颇多思考和疑问。在本文中,我将概述本书的研究方法和过程,在此基础上提出一些思考和质疑。

这项研究从五个不同角度对核心素养进行了探究和剖析,分别是:从国际视觉下探寻核心素养,从传统文化中发掘核心素养,从现实需求中归纳核心素养,从现行课程标准中反思核心素养,以及对核心素养推行的实践探索。当然,在此之前的第一章聚焦了核心素养的内涵,回顾了核心素养内涵的历史演变及这方面达成的国际共识,界定了核心素养的概念,并从宏观和微观上对其在教育中进行定位。就结构而言,本书结构清晰,层次分明。其研究领域纵横古今中外,既兼顾历史及传统文化,又注重研究的现实意义及应用价值;既能理性地分析、借鉴其它国家的先进经验和做法,又能结合国情和现实充分考量中国特色的二十一世纪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就研究方法而言,本书采取了多项研究法,比如常见的文献研究法、问卷调查法、访谈法等,以确保期研究成果的真实可靠。对21世纪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领域有兴趣的读者来说,这毫无疑问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入门级的书,它可以帮助你很好地了解现阶段国家对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做了哪些研究,核心素养的具体内涵和实质,核心素养未来在实践中的运用,等等。对这项新的研究,我相信大多数读者和我一样持肯定、赞扬、支持的态度,但是对研究的一些具体细节方面,可能会产生一些疑问,下面就是我对于这项研究的一些方面提出的若干问题和思考。

问题1:第一章梳理了世界主要组织、国家和地区对于核心素养概念的界定。为什么选取这些组织、国家和地区作为代表?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书中列出了经合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盟对核心素养的界定,同时还列举出了西方一些主要国家如美、英、法、澳、德及中国台湾地区对核心素养的界定,得出若干启示,如核心素养为当代世界各国所普遍重视,各国对此概念界定大同小异,核心素养是个多维度的概念,等等。在此,我有个疑问:为什么要选取这些国家和地区作为代表来举例说明?为什么不选取别的国家(比如日本、新加坡等)作为范例?选例的标准是什么?如果想籍此说明这是一般意义上的梳理世界各国对核心素养概念的界定,显然这种说法不够准确,因为上述国家和地区并不具备足够的代表性。选择国家举例时,还应充分考虑宗教、民族、种族、地域等多方面的因素,比如举例伊斯兰教国家或佛教国家等,以免给读者以偏概全的印象。然而,在第二章中进行核心素养研究的国际比较时,又增加了日本、新加坡、新西兰、芬兰、加拿大等国家作为范例,删除了第一章中提到的德国这个例子,感觉举例前后不一致,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不一致性。

问题2:中华传统文化是否等同于儒家文化?第三章中将儒家文化的主要思想来代替中华传统文化的思想,是否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我百度了一下,对传统文化的定义,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传统文化(Traditional culture)就是文明演化而汇集成的一种反映民族特质和风貌的文化,是民族历史上各种思想文化、观念形态的总体表征。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儒道互补为内核,还有墨家、法家、名家、释教类、回教类、西学格致类、近代西方文化等文化形态。所以,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核不仅包含儒家的“仁民爱物”、“孝亲爱国”、“重义轻利”、“诚信自律”、“礼敬谦和”,还应包含道家的“天人合一”和“无为自然”,墨家的“兼爱”、“非攻”、“明鬼”和“天志”,法家的重视法制的思想内核,等等。而这项研究只是从儒家思想中提炼出我国传统教育中对人才培养的主要要求,即传统的核心素养内容,显然是有失偏颇的。不妨看看研究列出的传统核心素养的关注点:伦理道德、人文与历史知识、文字表达能力、求学治学方法、生活礼仪与日常行为习惯、自然科学技术素养及实践与创新能力。我马上就想到,为什么没提到道家强调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法家重视的人与社会的关系,以及其它的很多与核心素养相关的内容。读到后面,我发现在第四章中专家访谈环节,专家11提出的观点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说:“… 我觉得咱们应该宽泛一点,就是广义的传统文化…比如说道家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法家是法治的关系。咱们应该广泛吸取传统文化的精髓。”(p176)当然,研究人员严谨的科学态度还是值得称赞的,首次提出“我国传统修身成德思想对学生核心素养指标体系建构的启示”(p122)必然会有很多不完善或考虑不周的地方,敢于正视各种质疑,敢于列出不同观点,体现了对待科学严谨、认真、包容的态度。

问题3:在第四章“从现实需求中归纳核心素养”中作者仅用到问卷调查法、访谈法和对比法,是否应兼顾运用一些别的研究方法呢?

第四章“从现实需求中归纳核心素养”是全书很重要的一个章节,从现实出发,了解现实社会中各行各业对未来人才的需求,从而使对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植根于现实的土壤,培育出来的人才能更好地服务于未来的社会。但作者只是采用了对各领域的专家进行问卷调查以及访谈的研究方法,以及对调查结果和访谈结果进行对比分析的方法,我在想,为了保证研究结果更科学更准确,是否可以兼顾别的一些研究方法,比如个案研究法、功能分析法、经验总结法、科学思维法(如归纳演绎、类比推理、抽象概括、思辩想象、分析综合等),等等。毕竟,现代科学的发展呈现出一个相互融合、相互渗透、相互影响的趋势,其中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研究方法的相互借鉴。各种不同的方法既有其优点,也有其不足之处,只有使用多种研究方法,才能从多个角度来对问题进行全面的研究,才能得到科学的结论。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得到的研究结果必然会受到被调查者或被采访者的主观因素的影响,由此影响研究成果的准确性,辅之以其它研究方法,能克服上述方法的弊端,最大限度地保证研究成果的科学性和准确性。

问题4:在第五章“从现行课程标准中反思核心素养”中,对现行课标在体现核心素养培养这方面的多项不足是否概括得不够全面,另外,这些不足之处的分类是否可以更具体些?

我很关注现行课标在体现核心素养培养这方面有哪些不足,更为了关注今后的课标修改将如何克服这些不足,书中列出了以下几条不足:首先,从内容上看:对人文性核心素养的强调程度不足;不重视德育的培养;没有高度重视对价值观的教育;缺乏对冲突解决能力的培养。其次,就结构而言,核心素养在不同科目中分布不均衡;核心素养在同一课标内部分布不合理,比如实施建议部分核心素养分布过少,各学科中的核心素养分布侧重差异巨大。最后,就理念而言存在两点不足:首先是体现了学科本位思想,比如各学科注重本学科相关素养的培养,但跨学科素养有所体现却依然不足;其次是体现的“工具理性”思想。在“工具理性”这段里又再次提到:关于工具性的素养诸如学习素养、语言素养、科学素养、实践素养等被提及的频率非常高,而关于尊重与包容、伦理道德、多元文化等体现人文关怀的素养被提及的频率则非常低(p237)。我不禁想:能否将这些人文性核心素养、德育培养、价值观教育、冲突解决能力的培养等内容细化成具体的各个方面,便于修改课标时具有详细的参照标准,便于这些培养内容进一步落到实处,从而更好地落实十八大提出的“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毕竟,总结以往的教训或不足是为了更好地开展未来的工作,那就要把这项工作落到实处,而不能仅停留在理论层面。

以上便是我在阅读本书中提出的四个问题,当然,除了让我产生上述这些疑问,本书更多的是给了我诸多启示,它帮助我开拓视野,更好地了解核心素养研究领域,指明了未来众多的研究方向,也提出了很多相关领域的思考方向,比如我对书中提出的核心素养的五大理论(P59)就很感兴趣,我很想更多地了解在哲学理论模型、人类学理论模型、心理学理论模型、经济学理论模型及社会学理论模型中对核心素养的探讨,今后我将会更多地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总之,《21世纪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一本值得推荐给广大教育工作者的、研究新时代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好书。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